站内搜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 >> 廉政文化 >> 廉政文苑 >> 正文

储存时间的溶洞

贵州号称世界溶洞博物馆,其中最有名的是织金洞,这里兼有各种造型的钟乳石,千奇百怪,美不胜收。到织金洞,本是要作一次浪漫的赏美之旅,但走着走着就陷入了对时间的沉思。

时间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?这是哲学家、物理学家考虑的问题。它实在是太浩渺了,让常人难以捉摸,甚至从来不去想它。古人发现四季轮回,就把它叫做“年”;又发现月亮缺而又圆,就把它叫做“月”;再看到日升又落,就把它叫做“日”。为了更实用一些,人们借助太阳影子的移动发明了计时的“日晷”,借助容器滴水发明了计时的“滴漏”,即古诗里说的“漏声迢递”。再往后有了钟表。但所有这些都是你眼睁睁看到的正在走着的时间,那么过去的时间去了哪里?

在贵州的织金洞里,我找到了过去的时间的痕迹。

在湘、鄂、黔相连的武陵山区,遍布溶洞,我曾进过一个特大的洞,那里可以开进一架飞机。现在我所身处的这织金洞,已探明的也有12公里长,上下4层,47个大厅,最高者150米,有50层楼房那么高。都说水滴石穿,看看大自然有多么大的耐心啊,能穿出这么大的一个石洞。水穿刷成洞后还不算完,它还要在洞里造石笋、石柱、石崖、石山。穿洞是用减法,洗去石头里的钙质;造石是用加法,水滴石上,留下一层薄薄的钙质,层层相加,要数万年才长几毫米。而现在眼前的钟乳石如山如峦,这要滴答多少年啊。有一根石柱只有合抱之粗,却有百米之高,一直顶到溶洞的天花板。这要是林中的一棵树,我们会去测算它的年轮,但现在只能推想它的“年层”,那是肉眼无法看到、显微镜无法捕捉,只能靠理论推算的“年层”。在没有钟表之前古人曾点香计时,它就是未有人类之前天地留在这里的一炷香,慢慢地燃去水分,留下不去的香灰,留给将要出现的人类。可以想见造石这项工程的难度:要千万年间洞顶上的那个漏水点与地面垂直不变,石柱才不会歪斜;要千万年间头上的水量匀速下滴,石柱才粗细均匀;要千万年间没有地震等地壳变动,石柱才不会断裂……这是一场多么耗时、耗心又多么精准的实验。当年卢瑟福研究原子结构,8000次的实验才成功一次。想大自然在这漆黑的大溶洞里默默地用功,其耐心更远在8000倍之上。神乎其技,伟哉自然!

我在溶洞里徜徉,讲解员在耳边说着钟乳石的美丽,“倒挂琵琶”“霸王的盔甲”等等,我全然没有听进去,只想着在地球上还没有树木之前,怎么就像树一样地长起这些石柱。这时,路过一根石笋,只有齐腰之高,因为在路边,被游人摸得溜光。我忽然想起六年前走在江西的竹林里,路边也有这样高的一根竹笋,嫩绿滴翠,像一个翩翩少年,我曾忍不住抚着笋尖留影一张。主人说那笋子昨天还没有冒芽,一夜间就蹿了这么高。那么,眼前这个石笋呢?讲解员说已有40万年。记得历史课本上讲过70万—23万年前才有了北京猿人。石笋一节,从猿到人啊!想1000多年前温庭筠在月光下从容地咏着他的词,“柳丝长,春雨细,花外漏声迢递”,地球也在它自己的漏声中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。

朱自清在他的散文《匆匆》里感叹时间的流逝,“是有人偷了他们罢,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,现在又到了哪里?”原来,他们跑到地下,跑到了这个溶洞里。

古人说一寸光阴一寸金,难怪这洞名叫织金洞呢。(梁 衡)

来源:人民日报